橘子影视app下载官方最新版

..co,最快更新此情惟独钟最新章节!

天亮。

某高级酒店。

地板上散落着水晶高跟鞋,纱裙,上衣,丝袜。

还有男人的西装,衬衫,长裤……

何勃英从一阵迷乱混沌中醒来,他只觉得自己浑身累的厉害。

睁眼看到的,则是一张放大的俏脸。

他的怀里是一个女人,居然是林宁。

这个女人在他的怀里睡得分外香甜,满足。

何勃英不由得一惊,望着地板上的凌乱,嗅着空气中的麝香味,作为成年人的他,当然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他们昨晚疯狂纠缠的一幕,那场景让他得到了极大的餍足。

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林宁,骨子里竟然这么的开放。

逆光小清新长发美眉大胆诱人私房写真

唔,好像他们俩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嗯……”林宁嘤咛了一声,也从睡梦中醒来。

看到何勃英正盯着她看,她坦然自若的起身,毫不在意在他面前赤身果体。

她的身上满是昨夜被留下的抓痕,看起来格外的让人心情愉悦。

何勃英吹了一声口哨,这女人身材真是棒极了,怪不得昨晚把他迷得七荤八素的,根本不能克制自己。

他将林宁搂入怀中,嗓音带着激动后的沙哑:“醒了?昨晚是不是累到了,嗯?”

林宁随意用床单裹住了自己,她脸上的神情是心虚的,但眸光却是笑意潋滟,看起来清纯又甜美。

曾经有人说过,女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保持微笑,微笑是一个人最娇媚的伪装。

风情万种的趴在何勃英赤果的胸膛上,她声音娇嗲:“勃英,咱们两个在一起交往这么久了,也不止一次发生了这样亲密的关系,……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伯父,伯母啊?爱不爱我?”

在一起很久了吗?

何勃英开始回想,他到底跟林宁在一起多久了。

但任凭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他记不起那些日期。

倒是他跟林宁做那种事的一幕,时不时的窜入他的脑海:他的小别墅里,各种地方,甚至露天花园,都曾有他们的痕迹……

这个女人的确有让他迷的资本。

她又娇又媚又甜,身上有一股矛盾的气质,似乎无时无刻的不在吸引着他的目光。

何勃英深深的嗅着林宁清香的发香,漫不经心的回答:“我当然爱这个迷人的小妖精!但是,父母工作比较忙,这段时间他们出国了。等他们回来,我就把带回家,正式介绍们见面怎么样?”

林宁自然喜不自禁,愈发的抱紧了他的腰,渲染过的嗓子,分外的娇软:“嗯,好啊,伯父伯母他们喜欢什么,告诉我,我好提前给他们带些礼物。”

夏志诚虽然猥琐,恶心,但没想到那个男人的药包还真是管用,倒是不枉费她煞费苦心设计一场。

“礼物就不用特意准备了,只要……把我伺候好就成了……”何勃英一阵笑,再次扑倒了林宁。

林宁忍着心里的厌恶,开始对他欲迎还拒。

她白皙的脖颈后仰,一头狂乱的发飞舞,脸色红艳艳的,非常勾人。

很快,酒店的房间内再次传来一阵阵声音……

……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这个月的16号,阮白和慕少凌的婚礼如期举行。

慕少凌包下了一个非常著名的小岛,被蔚蓝的瀚海包围其中。

岛上的风光格外优美,热带风情浓郁,仿佛人间仙境,被称为“最靠近天堂的地方。”

他们的婚礼在水上举行,入目便是香醇的美酒,迷离的灯光,还有法式香颂。

一切都是以梦幻为主题而设计的。

慕少凌将婚礼的地点,定在一栋水上城堡里。

城堡外地貌格外丰富,有海,海水一线天,有花,花朵怒向争放,还有处处柔软的白沙滩,漂亮多姿的珊瑚,柔软细腻的白沙,从北到南,从西到东,形成一条十字型的闪耀的星光大道。

慕少凌将城堡周围的几栋小别墅都买了下来,营造成一片绚烂至极的花海。

婚礼现场最引人注目的则是会场设计:它整个的镶嵌在花海中央,里面足足有521种花名贵的花,它们鲜艳美丽,纯洁无暇,淡雅的芬芳吸引着花蝶纷飞,代表着一生一世我爱。

一株又一株的花苞,随着清风片片翻腾着,像是穿着各种特色服装的美丽姑娘,在翩翩起舞。

这些花是从世界各地空运过来的,人们站在会场中央,就像是让人漫步在花的海洋。

占地千坪的场地,用餐是自助式的,伴随着上流社会的觥筹交错。

过来参加婚礼的人,自然经过层层筛选,大都是政商两届赫赫有名的人物,要么是高官子弟,要么是名流富商,总之都是跟慕家交好的上层人物。

当然,还有一些现在最流行最闪耀的明星,那些分量不足的还不够资格被邀请,来到现场的都是大腕儿,男女都有,他们自然是慕睿程请过来助兴的。

“欸,没想到慕总真的娶了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女人为妻,我原先一直不看好,可现在婚礼都举行了,看来那女人确实有过人的魅力啊。当时我记得,他是跟林书记的另外一个女儿林宁定的婚,后来他们突然又退婚了……”

“小声点,他的妻子可不是名不经传的女人呢,人家可是林书记的正牌千金。早几年她就已经认祖归宗了,林家还向媒体昭告了她的身份,忘了吗?林宁只是林家的养女罢了,是个冒牌千金,怎么能跟真正的林家血脉相比?”

“当时没有过多的关注,想想也是哈,丑小鸭翻身变成白天鹅,自然有资本嫁给王子了。”

“嘘,小声点,听说慕总是个护妻狂魔,这话被他听到,就惨了。”

“……”

在宾客们的议论纷纷中,婚礼仪式终于缓缓的在碧海蓝天的水上城堡开始了。

当阮白穿着一袭纯白色的束胸高腰婚纱,出现在宾客们面前的时候,所有的议论声都戛然而止。

她甫一出现,便立即吸引了所有宾客们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