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版黄色软件

【 .】,精彩免费!

可是,那样会很累。

她从来都不是尖锐性格,温温淡淡的,不争不抢,之所以选择演员这一行业,不是因为想要出名,想要拿影后成为众星捧月的大明星之类的,只是单纯的因为她心底那份对演戏的纯粹热爱而已。

……

一直到很多年之后,乔初见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在电视里说的这番话,甚至随口都能重复一遍。

而每一次的想起,都没办法感动的热泪盈眶,

上官域眼角微挑,清越的眸光在台下的观众席上环视了一圈,一边说道,

“乔初见,于们而言,是一个刚入演艺圈的新人演员,可于我而言,是我的等了很久才等到的生命邂逅。

未来的日子,她会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在同一张床上和我相拥而眠,牵着我的手一起走完接下去的余生。

是她让我来日可期,所以我该呵她护她,宠她爱她,一直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话音落完的那一刻,原本就安静得只有旋律轻响的全场,忽然间好像进入了一个更加温暖的空间里,就连鼻尖下的呼吸都变得甘甜细腻了。

大家都不由心头一震,一种甚至连灵魂都被深深感动了的心悸。

温柔恬静少女那一低头最美

是啊,那么好的姑娘,让一个男人生命完整的姑娘,怎么能够不被善待。

……

“阿域……”乔初见哽咽的喉咙已经哭腔沙哑了,蓄满了无数泪花,一圈一圈的荡漾着涟漪。

心口,一阵阵发烫,甚至烫得心都有些疼了,刻骨柔情,噬心的。

台下的观众都听懂了,她更是听得清楚,每一个字,都彻底的深明于心。

这场告白势必会轰动全网,更会有千千万的粉丝抱团而来,她演员的身份相较于而言会特殊一些,除了有真爱粉之外,也会有些键盘侠黑粉。

他那么护犊子的温柔语气,就是告诉大家,也拜托大家,

【请对我家初见好一点,都别欺负了她,他最疼惜宝贝的姑娘,她不需要有多好,他喜欢就好。】

乔初见觉得,她哪里是不幸运,根本就是千万人之中最幸运的那一个,能够遇到一个叫上官域的男人,给了她一场被引诱得心甘情愿的初。

“初相望不相守”的魔咒,她打破了。

……

镜头轻轻的推近。

上官域的轮廓也愈发清显,视线凝聚,挑起的眼角将那一双眼睛勾勒得更加深邃,浮浮沉沉的光将她笼罩起来,

“初见,还记得吗,我对,觊觎已久。

最美丽的遇见,我只求一个最美丽的结果。”

他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当时说话的语气,动作,表情,以至于天气……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终于明白,那四个字,

【觊觎已久】

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那是她和他的,百转千回的遇见爱情。

她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就是在她对他说这句话的那天,她心底里的那朵遇见小花,真正的吐露芬芳,芳香怡人。 【 .】,精彩免费!

可是,那样会很累。

她从来都不是尖锐性格,温温淡淡的,不争不抢,之所以选择演员这一行业,不是因为想要出名,想要拿影后成为众星捧月的大明星之类的,只是单纯的因为她心底那份对演戏的纯粹热爱而已。

……

一直到很多年之后,乔初见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在电视里说的这番话,甚至随口都能重复一遍。

而每一次的想起,都没办法感动的热泪盈眶,

上官域眼角微挑,清越的眸光在台下的观众席上环视了一圈,一边说道,

“乔初见,于们而言,是一个刚入演艺圈的新人演员,可于我而言,是我的等了很久才等到的生命邂逅。

未来的日子,她会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在同一张床上和我相拥而眠,牵着我的手一起走完接下去的余生。

是她让我来日可期,所以我该呵她护她,宠她爱她,一直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话音落完的那一刻,原本就安静得只有旋律轻响的全场,忽然间好像进入了一个更加温暖的空间里,就连鼻尖下的呼吸都变得甘甜细腻了。

大家都不由心头一震,一种甚至连灵魂都被深深感动了的心悸。

是啊,那么好的姑娘,让一个男人生命完整的姑娘,怎么能够不被善待。

……

“阿域……”乔初见哽咽的喉咙已经哭腔沙哑了,蓄满了无数泪花,一圈一圈的荡漾着涟漪。

心口,一阵阵发烫,甚至烫得心都有些疼了,刻骨柔情,噬心的。

台下的观众都听懂了,她更是听得清楚,每一个字,都彻底的深明于心。

这场告白势必会轰动全网,更会有千千万的粉丝抱团而来,她演员的身份相较于而言会特殊一些,除了有真爱粉之外,也会有些键盘侠黑粉。

他那么护犊子的温柔语气,就是告诉大家,也拜托大家,

【请对我家初见好一点,都别欺负了她,他最疼惜宝贝的姑娘,她不需要有多好,他喜欢就好。】

乔初见觉得,她哪里是不幸运,根本就是千万人之中最幸运的那一个,能够遇到一个叫上官域的男人,给了她一场被引诱得心甘情愿的初。

“初相望不相守”的魔咒,她打破了。

……

镜头轻轻的推近。

上官域的轮廓也愈发清显,视线凝聚,挑起的眼角将那一双眼睛勾勒得更加深邃,浮浮沉沉的光将她笼罩起来,

“初见,还记得吗,我对,觊觎已久。

最美丽的遇见,我只求一个最美丽的结果。”

他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当时说话的语气,动作,表情,以至于天气……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终于明白,那四个字,

【觊觎已久】

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那是她和他的,百转千回的遇见爱情。

她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就是在她对他说这句话的那天,她心底里的那朵遇见小花,真正的吐露芬芳,芳香怡人。

【 .】,精彩免费!

可是,那样会很累。

她从来都不是尖锐性格,温温淡淡的,不争不抢,之所以选择演员这一行业,不是因为想要出名,想要拿影后成为众星捧月的大明星之类的,只是单纯的因为她心底那份对演戏的纯粹热爱而已。

……

一直到很多年之后,乔初见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在电视里说的这番话,甚至随口都能重复一遍。

而每一次的想起,都没办法感动的热泪盈眶,

上官域眼角微挑,清越的眸光在台下的观众席上环视了一圈,一边说道,

“乔初见,于们而言,是一个刚入演艺圈的新人演员,可于我而言,是我的等了很久才等到的生命邂逅。

未来的日子,她会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在同一张床上和我相拥而眠,牵着我的手一起走完接下去的余生。

是她让我来日可期,所以我该呵她护她,宠她爱她,一直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话音落完的那一刻,原本就安静得只有旋律轻响的全场,忽然间好像进入了一个更加温暖的空间里,就连鼻尖下的呼吸都变得甘甜细腻了。

大家都不由心头一震,一种甚至连灵魂都被深深感动了的心悸。

是啊,那么好的姑娘,让一个男人生命完整的姑娘,怎么能够不被善待。

……

“阿域……”乔初见哽咽的喉咙已经哭腔沙哑了,蓄满了无数泪花,一圈一圈的荡漾着涟漪。

心口,一阵阵发烫,甚至烫得心都有些疼了,刻骨柔情,噬心的。

台下的观众都听懂了,她更是听得清楚,每一个字,都彻底的深明于心。

这场告白势必会轰动全网,更会有千千万的粉丝抱团而来,她演员的身份相较于而言会特殊一些,除了有真爱粉之外,也会有些键盘侠黑粉。

他那么护犊子的温柔语气,就是告诉大家,也拜托大家,

【请对我家初见好一点,都别欺负了她,他最疼惜宝贝的姑娘,她不需要有多好,他喜欢就好。】

乔初见觉得,她哪里是不幸运,根本就是千万人之中最幸运的那一个,能够遇到一个叫上官域的男人,给了她一场被引诱得心甘情愿的初。

“初相望不相守”的魔咒,她打破了。

……

镜头轻轻的推近。

上官域的轮廓也愈发清显,视线凝聚,挑起的眼角将那一双眼睛勾勒得更加深邃,浮浮沉沉的光将她笼罩起来,

“初见,还记得吗,我对,觊觎已久。

最美丽的遇见,我只求一个最美丽的结果。”

他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当时说话的语气,动作,表情,以至于天气……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终于明白,那四个字,

【觊觎已久】

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那是她和他的,百转千回的遇见爱情。

她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就是在她对他说这句话的那天,她心底里的那朵遇见小花,真正的吐露芬芳,芳香怡人。

【 .】,精彩免费!

可是,那样会很累。

她从来都不是尖锐性格,温温淡淡的,不争不抢,之所以选择演员这一行业,不是因为想要出名,想要拿影后成为众星捧月的大明星之类的,只是单纯的因为她心底那份对演戏的纯粹热爱而已。

……

一直到很多年之后,乔初见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在电视里说的这番话,甚至随口都能重复一遍。

而每一次的想起,都没办法感动的热泪盈眶,

上官域眼角微挑,清越的眸光在台下的观众席上环视了一圈,一边说道,

“乔初见,于们而言,是一个刚入演艺圈的新人演员,可于我而言,是我的等了很久才等到的生命邂逅。

未来的日子,她会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在同一张床上和我相拥而眠,牵着我的手一起走完接下去的余生。

是她让我来日可期,所以我该呵她护她,宠她爱她,一直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话音落完的那一刻,原本就安静得只有旋律轻响的全场,忽然间好像进入了一个更加温暖的空间里,就连鼻尖下的呼吸都变得甘甜细腻了。

大家都不由心头一震,一种甚至连灵魂都被深深感动了的心悸。

是啊,那么好的姑娘,让一个男人生命完整的姑娘,怎么能够不被善待。

……

“阿域……”乔初见哽咽的喉咙已经哭腔沙哑了,蓄满了无数泪花,一圈一圈的荡漾着涟漪。

心口,一阵阵发烫,甚至烫得心都有些疼了,刻骨柔情,噬心的。

台下的观众都听懂了,她更是听得清楚,每一个字,都彻底的深明于心。

这场告白势必会轰动全网,更会有千千万的粉丝抱团而来,她演员的身份相较于而言会特殊一些,除了有真爱粉之外,也会有些键盘侠黑粉。

他那么护犊子的温柔语气,就是告诉大家,也拜托大家,

【请对我家初见好一点,都别欺负了她,他最疼惜宝贝的姑娘,她不需要有多好,他喜欢就好。】

乔初见觉得,她哪里是不幸运,根本就是千万人之中最幸运的那一个,能够遇到一个叫上官域的男人,给了她一场被引诱得心甘情愿的初。

“初相望不相守”的魔咒,她打破了。

……

镜头轻轻的推近。

上官域的轮廓也愈发清显,视线凝聚,挑起的眼角将那一双眼睛勾勒得更加深邃,浮浮沉沉的光将她笼罩起来,

“初见,还记得吗,我对,觊觎已久。

最美丽的遇见,我只求一个最美丽的结果。”

他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当时说话的语气,动作,表情,以至于天气……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终于明白,那四个字,

【觊觎已久】

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那是她和他的,百转千回的遇见爱情。

她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就是在她对他说这句话的那天,她心底里的那朵遇见小花,真正的吐露芬芳,芳香怡人。

【 .】,精彩免费!

可是,那样会很累。

她从来都不是尖锐性格,温温淡淡的,不争不抢,之所以选择演员这一行业,不是因为想要出名,想要拿影后成为众星捧月的大明星之类的,只是单纯的因为她心底那份对演戏的纯粹热爱而已。

……

一直到很多年之后,乔初见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在电视里说的这番话,甚至随口都能重复一遍。

而每一次的想起,都没办法感动的热泪盈眶,

上官域眼角微挑,清越的眸光在台下的观众席上环视了一圈,一边说道,

“乔初见,于们而言,是一个刚入演艺圈的新人演员,可于我而言,是我的等了很久才等到的生命邂逅。

未来的日子,她会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在同一张床上和我相拥而眠,牵着我的手一起走完接下去的余生。

是她让我来日可期,所以我该呵她护她,宠她爱她,一直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话音落完的那一刻,原本就安静得只有旋律轻响的全场,忽然间好像进入了一个更加温暖的空间里,就连鼻尖下的呼吸都变得甘甜细腻了。

大家都不由心头一震,一种甚至连灵魂都被深深感动了的心悸。

是啊,那么好的姑娘,让一个男人生命完整的姑娘,怎么能够不被善待。

……

“阿域……”乔初见哽咽的喉咙已经哭腔沙哑了,蓄满了无数泪花,一圈一圈的荡漾着涟漪。

心口,一阵阵发烫,甚至烫得心都有些疼了,刻骨柔情,噬心的。

台下的观众都听懂了,她更是听得清楚,每一个字,都彻底的深明于心。

这场告白势必会轰动全网,更会有千千万的粉丝抱团而来,她演员的身份相较于而言会特殊一些,除了有真爱粉之外,也会有些键盘侠黑粉。

他那么护犊子的温柔语气,就是告诉大家,也拜托大家,

【请对我家初见好一点,都别欺负了她,他最疼惜宝贝的姑娘,她不需要有多好,他喜欢就好。】

乔初见觉得,她哪里是不幸运,根本就是千万人之中最幸运的那一个,能够遇到一个叫上官域的男人,给了她一场被引诱得心甘情愿的初。

“初相望不相守”的魔咒,她打破了。

……

镜头轻轻的推近。

上官域的轮廓也愈发清显,视线凝聚,挑起的眼角将那一双眼睛勾勒得更加深邃,浮浮沉沉的光将她笼罩起来,

“初见,还记得吗,我对,觊觎已久。

最美丽的遇见,我只求一个最美丽的结果。”

他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当时说话的语气,动作,表情,以至于天气……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终于明白,那四个字,

【觊觎已久】

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那是她和他的,百转千回的遇见爱情。

她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就是在她对他说这句话的那天,她心底里的那朵遇见小花,真正的吐露芬芳,芳香怡人。

【 .】,精彩免费!

可是,那样会很累。

她从来都不是尖锐性格,温温淡淡的,不争不抢,之所以选择演员这一行业,不是因为想要出名,想要拿影后成为众星捧月的大明星之类的,只是单纯的因为她心底那份对演戏的纯粹热爱而已。

……

一直到很多年之后,乔初见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在电视里说的这番话,甚至随口都能重复一遍。

而每一次的想起,都没办法感动的热泪盈眶,

上官域眼角微挑,清越的眸光在台下的观众席上环视了一圈,一边说道,

“乔初见,于们而言,是一个刚入演艺圈的新人演员,可于我而言,是我的等了很久才等到的生命邂逅。

未来的日子,她会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在同一张床上和我相拥而眠,牵着我的手一起走完接下去的余生。

是她让我来日可期,所以我该呵她护她,宠她爱她,一直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话音落完的那一刻,原本就安静得只有旋律轻响的全场,忽然间好像进入了一个更加温暖的空间里,就连鼻尖下的呼吸都变得甘甜细腻了。

大家都不由心头一震,一种甚至连灵魂都被深深感动了的心悸。

是啊,那么好的姑娘,让一个男人生命完整的姑娘,怎么能够不被善待。

……

“阿域……”乔初见哽咽的喉咙已经哭腔沙哑了,蓄满了无数泪花,一圈一圈的荡漾着涟漪。

心口,一阵阵发烫,甚至烫得心都有些疼了,刻骨柔情,噬心的。

台下的观众都听懂了,她更是听得清楚,每一个字,都彻底的深明于心。

这场告白势必会轰动全网,更会有千千万的粉丝抱团而来,她演员的身份相较于而言会特殊一些,除了有真爱粉之外,也会有些键盘侠黑粉。

他那么护犊子的温柔语气,就是告诉大家,也拜托大家,

【请对我家初见好一点,都别欺负了她,他最疼惜宝贝的姑娘,她不需要有多好,他喜欢就好。】

乔初见觉得,她哪里是不幸运,根本就是千万人之中最幸运的那一个,能够遇到一个叫上官域的男人,给了她一场被引诱得心甘情愿的初。

“初相望不相守”的魔咒,她打破了。

……

镜头轻轻的推近。

上官域的轮廓也愈发清显,视线凝聚,挑起的眼角将那一双眼睛勾勒得更加深邃,浮浮沉沉的光将她笼罩起来,

“初见,还记得吗,我对,觊觎已久。

最美丽的遇见,我只求一个最美丽的结果。”

他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当时说话的语气,动作,表情,以至于天气……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终于明白,那四个字,

【觊觎已久】

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那是她和他的,百转千回的遇见爱情。

她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就是在她对他说这句话的那天,她心底里的那朵遇见小花,真正的吐露芬芳,芳香怡人。

【 .】,精彩免费!

可是,那样会很累。

她从来都不是尖锐性格,温温淡淡的,不争不抢,之所以选择演员这一行业,不是因为想要出名,想要拿影后成为众星捧月的大明星之类的,只是单纯的因为她心底那份对演戏的纯粹热爱而已。

……

一直到很多年之后,乔初见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在电视里说的这番话,甚至随口都能重复一遍。

而每一次的想起,都没办法感动的热泪盈眶,

上官域眼角微挑,清越的眸光在台下的观众席上环视了一圈,一边说道,

“乔初见,于们而言,是一个刚入演艺圈的新人演员,可于我而言,是我的等了很久才等到的生命邂逅。

未来的日子,她会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在同一张床上和我相拥而眠,牵着我的手一起走完接下去的余生。

是她让我来日可期,所以我该呵她护她,宠她爱她,一直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话音落完的那一刻,原本就安静得只有旋律轻响的全场,忽然间好像进入了一个更加温暖的空间里,就连鼻尖下的呼吸都变得甘甜细腻了。

大家都不由心头一震,一种甚至连灵魂都被深深感动了的心悸。

是啊,那么好的姑娘,让一个男人生命完整的姑娘,怎么能够不被善待。

……

“阿域……”乔初见哽咽的喉咙已经哭腔沙哑了,蓄满了无数泪花,一圈一圈的荡漾着涟漪。

心口,一阵阵发烫,甚至烫得心都有些疼了,刻骨柔情,噬心的。

台下的观众都听懂了,她更是听得清楚,每一个字,都彻底的深明于心。

这场告白势必会轰动全网,更会有千千万的粉丝抱团而来,她演员的身份相较于而言会特殊一些,除了有真爱粉之外,也会有些键盘侠黑粉。

他那么护犊子的温柔语气,就是告诉大家,也拜托大家,

【请对我家初见好一点,都别欺负了她,他最疼惜宝贝的姑娘,她不需要有多好,他喜欢就好。】

乔初见觉得,她哪里是不幸运,根本就是千万人之中最幸运的那一个,能够遇到一个叫上官域的男人,给了她一场被引诱得心甘情愿的初。

“初相望不相守”的魔咒,她打破了。

……

镜头轻轻的推近。

上官域的轮廓也愈发清显,视线凝聚,挑起的眼角将那一双眼睛勾勒得更加深邃,浮浮沉沉的光将她笼罩起来,

“初见,还记得吗,我对,觊觎已久。

最美丽的遇见,我只求一个最美丽的结果。”

他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当时说话的语气,动作,表情,以至于天气……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终于明白,那四个字,

【觊觎已久】

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那是她和他的,百转千回的遇见爱情。

她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就是在她对他说这句话的那天,她心底里的那朵遇见小花,真正的吐露芬芳,芳香怡人。

【 .】,精彩免费!

可是,那样会很累。

她从来都不是尖锐性格,温温淡淡的,不争不抢,之所以选择演员这一行业,不是因为想要出名,想要拿影后成为众星捧月的大明星之类的,只是单纯的因为她心底那份对演戏的纯粹热爱而已。

……

一直到很多年之后,乔初见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在电视里说的这番话,甚至随口都能重复一遍。

而每一次的想起,都没办法感动的热泪盈眶,

上官域眼角微挑,清越的眸光在台下的观众席上环视了一圈,一边说道,

“乔初见,于们而言,是一个刚入演艺圈的新人演员,可于我而言,是我的等了很久才等到的生命邂逅。

未来的日子,她会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在同一张床上和我相拥而眠,牵着我的手一起走完接下去的余生。

是她让我来日可期,所以我该呵她护她,宠她爱她,一直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话音落完的那一刻,原本就安静得只有旋律轻响的全场,忽然间好像进入了一个更加温暖的空间里,就连鼻尖下的呼吸都变得甘甜细腻了。

大家都不由心头一震,一种甚至连灵魂都被深深感动了的心悸。

是啊,那么好的姑娘,让一个男人生命完整的姑娘,怎么能够不被善待。

……

“阿域……”乔初见哽咽的喉咙已经哭腔沙哑了,蓄满了无数泪花,一圈一圈的荡漾着涟漪。

心口,一阵阵发烫,甚至烫得心都有些疼了,刻骨柔情,噬心的。

台下的观众都听懂了,她更是听得清楚,每一个字,都彻底的深明于心。

这场告白势必会轰动全网,更会有千千万的粉丝抱团而来,她演员的身份相较于而言会特殊一些,除了有真爱粉之外,也会有些键盘侠黑粉。

他那么护犊子的温柔语气,就是告诉大家,也拜托大家,

【请对我家初见好一点,都别欺负了她,他最疼惜宝贝的姑娘,她不需要有多好,他喜欢就好。】

乔初见觉得,她哪里是不幸运,根本就是千万人之中最幸运的那一个,能够遇到一个叫上官域的男人,给了她一场被引诱得心甘情愿的初。

“初相望不相守”的魔咒,她打破了。

……

镜头轻轻的推近。

上官域的轮廓也愈发清显,视线凝聚,挑起的眼角将那一双眼睛勾勒得更加深邃,浮浮沉沉的光将她笼罩起来,

“初见,还记得吗,我对,觊觎已久。

最美丽的遇见,我只求一个最美丽的结果。”

他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当时说话的语气,动作,表情,以至于天气……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终于明白,那四个字,

【觊觎已久】

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那是她和他的,百转千回的遇见爱情。

她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就是在她对他说这句话的那天,她心底里的那朵遇见小花,真正的吐露芬芳,芳香怡人。

【 .】,精彩免费!

可是,那样会很累。

她从来都不是尖锐性格,温温淡淡的,不争不抢,之所以选择演员这一行业,不是因为想要出名,想要拿影后成为众星捧月的大明星之类的,只是单纯的因为她心底那份对演戏的纯粹热爱而已。

……

一直到很多年之后,乔初见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在电视里说的这番话,甚至随口都能重复一遍。

而每一次的想起,都没办法感动的热泪盈眶,

上官域眼角微挑,清越的眸光在台下的观众席上环视了一圈,一边说道,

“乔初见,于们而言,是一个刚入演艺圈的新人演员,可于我而言,是我的等了很久才等到的生命邂逅。

未来的日子,她会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在同一张床上和我相拥而眠,牵着我的手一起走完接下去的余生。

是她让我来日可期,所以我该呵她护她,宠她爱她,一直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话音落完的那一刻,原本就安静得只有旋律轻响的全场,忽然间好像进入了一个更加温暖的空间里,就连鼻尖下的呼吸都变得甘甜细腻了。

大家都不由心头一震,一种甚至连灵魂都被深深感动了的心悸。

是啊,那么好的姑娘,让一个男人生命完整的姑娘,怎么能够不被善待。

……

“阿域……”乔初见哽咽的喉咙已经哭腔沙哑了,蓄满了无数泪花,一圈一圈的荡漾着涟漪。

心口,一阵阵发烫,甚至烫得心都有些疼了,刻骨柔情,噬心的。

台下的观众都听懂了,她更是听得清楚,每一个字,都彻底的深明于心。

这场告白势必会轰动全网,更会有千千万的粉丝抱团而来,她演员的身份相较于而言会特殊一些,除了有真爱粉之外,也会有些键盘侠黑粉。

他那么护犊子的温柔语气,就是告诉大家,也拜托大家,

【请对我家初见好一点,都别欺负了她,他最疼惜宝贝的姑娘,她不需要有多好,他喜欢就好。】

乔初见觉得,她哪里是不幸运,根本就是千万人之中最幸运的那一个,能够遇到一个叫上官域的男人,给了她一场被引诱得心甘情愿的初。

“初相望不相守”的魔咒,她打破了。

……

镜头轻轻的推近。

上官域的轮廓也愈发清显,视线凝聚,挑起的眼角将那一双眼睛勾勒得更加深邃,浮浮沉沉的光将她笼罩起来,

“初见,还记得吗,我对,觊觎已久。

最美丽的遇见,我只求一个最美丽的结果。”

他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当时说话的语气,动作,表情,以至于天气……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终于明白,那四个字,

【觊觎已久】

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那是她和他的,百转千回的遇见爱情。

她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就是在她对他说这句话的那天,她心底里的那朵遇见小花,真正的吐露芬芳,芳香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