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商店app下载

() 您已紧急断开连接,请选择是否重连

“嗯,重连。”

重连开始……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来到无罪之大陆,守序善良的默,祝你晚安

……

卡塞洛草原南部,迪塞尔家族领,双狮堡客房

墨檀平生以来第……没几次从真正的城堡中醒来,稍微整理了一下情况后便飞快地从柔软的床上翻身而起,托着下巴开始思考被关押在光之都小裁判所里的那个‘怪物’。

虽然疑点还很多,但他却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

在科尔多瓦主动请愿留在囚室前看守后,某个‘真相’,似乎已经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但诡异的是,这并没有让墨檀感到半点轻松,恰恰相反,他变得愈加忐忑了。

这绝不是因为性格方面的懦弱,要知道抛去处于绝对中立状态下的‘黑梵’不说,无论是当下守序善良人格的他,还是混乱中立人格的他,都有着极为彪悍的心理素质,所以如果非要把他当下的心情做个解释,那么也只剩下‘直觉’二字了。

清纯养眼美女清新阳光露齿甜笑户外摄影图片

并非没有根据,要知道在某种情况下,守序善良人格下的墨檀其‘直觉’可以说是相当的靠谱,这也是‘默’这个角色的特点之一,不说别的,在他这个角色经历的诸多事件中,无论是战斗也好、日常也好,他的‘直觉’都起到了很大作用,那是某种人人都有的、类似于第六感之类的东西,尽管事实上可能并没有那么玄乎,但也比‘只能在别人注视自己时激活’的那种级别要高上不少。

总的来说,他的‘直觉’还在正常范畴之内,充其量是比普通人以及自己另外两个人格靠谱一些罢了。

至于在这方面真正厉害的人,他也并不是没见过,比如康岚,那个家伙的直觉就精准得宛若鬼畜,出格到了仅在过年期间那短短不到两天的相处中就能被察觉出来。

当然,这些事也就是他自己想想而已,没人会当真,也没人会当回事。

因为就连知道他绝大多数秘密的伊冬,都不清楚墨檀那早已被尘封起来的‘那一面’。

这倒不是因为墨檀对自己的发小兼死党有所保留,只是单纯地没有必要去提而已,毕竟在‘那一面’尚且存在时,告诉和自己同样是个孩子的伊冬根本就没什么用,除了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之外根本起不到什么效果,而当‘那一面’已经归于沉寂之后,他就更没有让朋友无端担心的理由了。

如果非要说出第三点的话,那么‘完不知该如何形容’也勉强能算一个,就连现在,他都不知道那种情况的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

说来奇怪,分明是共享记忆的同一个人,但唯独去思考与‘那一面’有关的事时,墨檀竟然完无法察觉到‘自己’的心理活动,与其说是回忆自己当时想要做什么,更像是正在电脑前看一份没有声音的黑白录像带,或是一本完没有心理与情绪刻画的蹩脚。

你知道他在做什么,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但你永远都不知道他能做什么、想做什么,这是最让墨檀恐惧的一点。

要知道现在的他虽然不喜欢混乱中立人格下的自己,但却依然能清晰地知道自己身为‘檀莫’时谋划的东西、思考的过程,因为说到底那些事依然算是他‘墨檀’做的、想的,而如果是‘那一面’的话……

“呵呵,当年至少还能知道‘我’做了些什么。”

墨檀苦笑了一声,低头看着自己那已经重新覆上了少许鳞片的双手,长叹道:“现在倒好,眼是不见了,心烦啊。”

下一秒,还没等他一口气谈完,不远处的房门便被人从外面轻声叩响了,一个沉稳恭谨的声音从外面穿来:“默先生,您醒了?”

“请进,垃珀特先生。”

墨檀穿好长靴,整理了一下本就不算凌乱的衣服,边起身边冲门外说道:“我已经醒了。”

“真高兴能看到您这么精神,达里安之前就已经交代过了,随时可以陪您进行复健锻炼,哦对了,这是他专门安排人为您打造的新佩剑。”

一位人高马大的兽人汉子推门而入,他身穿一套印有迪塞尔家族纹章的轻甲,油亮的背头打理得一丝不苟,鼻梁中间横着一道长约五厘米的伤疤,却并没有让他那张过分和善的脸显得狰狞。

此人名为垃珀特雷斯垂德迪塞尔,出身于迪塞尔家族的旁系,是现任家主达里安迪塞尔的左右手,有着与外表截然相反的细腻,在这些年里协助达里安将整个领地打理得井井有条,让已经开始有走下坡路趋势的迪塞尔家族重新走上了正轨,事无巨细地负责着整个领地的各种事宜,上到东境马场的生意,下到少年少女们的成年礼,每个地方都有他活跃的身影,堪称劳模。

顺便一提,这位劳模还是一位骑士领主,其实力仅次于贤者、剑圣、大领主等顶级职阶,而且墨檀前两天还听达里安说过,垃珀特并非没有能力晋阶成大领主,而是在权衡了他的身份、地位以及影响力后主动放弃了进一步修炼与突破,用他的话说这样有利于‘家族稳定’。

总而言之,这是一位很厉害的人物。

“让大家费心了。”

墨檀歉然地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对方从空间腕轮中取出的两把武器:“其实不用这么……呃!”

他的目光忽然凝固了。

正义曼陀罗限定版

武器类别:单手剑

品质:史诗

攻击力:较强

属性:力量+15、灵巧+10、体质+15、+10%暴击伤害、+25%毒素伤害、+25%攻击速度

特质:降低磨损、伤害加深、流血、速效毒药、致伤毒药

淬毒槽:1中级速效毒药100%、2中级致伤毒药100、3空

装备要求:单手武器专精10级、最高职业等级>20

备注:迪塞尔家族预备骑士团的常规兵器特装版,剑身带有大量血槽、剑刃薄如蝉翼且带有倒钩,内附三个由七彩蛛魔腺体打制的淬毒槽,不但可以让您在切肉放血时有如丝般顺滑的体验,还能够用剧毒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

日冕斩击剑限定版

武器类别:双手剑

品质:史诗

攻击力:强

属性:力量+25、体质+30、灵巧-10、火焰伤害+30%

特质:沉重、熔火、灼热、造成伤害时自身充能+2%、每附加技能:暖暖

充能:0%

装备要求:双手武器专精15、最高职业等级>20、力量45

备注:迪塞尔家族预备骑士团的常规兵器特装版,分量极重,剑身附有两排3c钢尖刺,剑刃在快速挥动时可产生高温,以攻击方式多样化著称,可拍可砸,必要时也可以劈砍,尖刺周围的魔晶石可释放出强光。

暖暖

装备技能(主动)

消耗/限制:日冕斩击剑限定版充能100%

效果:施放暖洋洋的强光,大概率致盲半径十米内具备视力的单位

备注:打从心底暖暖的~瞎你狗眼更重要~

备注2:卖萌萝莉装、性感泳装、帅气男装、特色民族装、华美礼服……还有大量精美设计图,都和这件装备没有半毛钱关系。

……

“这……这也……”

墨檀看完这两件装备的属性后已经忘记之前自己想说什么了,不过他还是及时把嘴边那句‘太不要脸了’咽了回去,艰难地长了好半天嘴后才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也太贵重了,垃珀特先生。”

垃珀特笑呵呵地摆了摆手,又从口袋中掏出了两个绿油油的小瓶子塞给墨檀:“不贵重不贵重,而且当时默先生您不是损失了两把武器嘛,反正一时半会儿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先拿着凑合用用。”

凑合用用……

墨檀颇为无语地看着手里的两把武器,又把视线转移到对方塞到自己怀里的两个小瓶子上,结果发现是两个毒药瓶,比檀莫收集到的那些高上数个档次的毒药瓶。

当时就说不出话来了。

“好了,反正你收好就对了,不然我们都过意不去。”

垃珀特不由分说地帮墨檀把两把史诗武器分别挂在腰间和背后,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乐呵呵地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见达里安,大爷爷和夜歌小姐、牙牙小姐、安东尼达布斯先生也在那边。”

墨檀想了想,觉得对于迪塞尔家族来说这两把武器确实算不上过于贵重,再继续婉拒下去也不合适,于是便心怀感激的收下了,不得不说,虽然一看就知道前期装备,但是史诗装备不愧是史诗装备,无论是特效还是属性都相当给力,就是画风有点儿……

血槽就不说了,淬毒和剑身上用来往人身上砸窟窿的尖刺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啊,还有那个名叫暖暖的技能,其实就是用来闪瞎别人狗眼的吧!你们迪塞尔家族都是公正之神的狂信徒吗?骑士养成指南后续的那个‘正义骑士’确定名副其实吗!为什么你给别人塞毒药的手法那么熟练啊!

墨檀再次道谢后歪歪斜斜地跟着垃珀特离开了房间,他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些槽给憋死了。

五分钟后

双狮堡,三号训练场

“哟,默小哥,你来了啊。”

身穿一套黑色劲装的达里安迪塞尔远远就看到了垃珀特和墨檀的身影,立刻小心翼翼地把背上那头通体漆黑、尖牙利齿、肌肉虬结、至少半吨的变种迪塞尔黑龙驹放到地上,大笑着挥了挥手:“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墨檀小跑过来,面色僵硬地看着达里安以及他身旁那匹从容神骏的黑龙驹,额角见汗地问道:“已经好不少了,您这是……”

“达里安先生刚才一直在训练呢~”

此时,一位绝色美女从天而降,笑盈盈地对墨檀说道:“就是背着他的坐骑跑圈,可快了!”

背着坐骑跑圈……

墨檀两眼发懵地看着季晓鸽,总觉得有哪里好像不太对劲的样子。

“我之前也吓了一跳呢。”

身着一袭浅色猎装的少女吐了吐舌头,一边抖着翅膀一边笑道:“结果达里安先生说这是传统,迪塞尔骑士的训练里都有这么一环。”

坐在不远处的贾德卡哼了一声,撇嘴道:“是啊,早上背着坐骑跑一圈,下午背着备马跑一圈,也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想出来的馊主意,我还记得成年之前,有个小哥哥在北十字星森林里搞到了一只蛮地龙当坐骑,结果丫进骑士团的第一天就被刷下来了,因为他背不动自己的坐骑,这特么谁背得动啊,那玩意儿至少五吨打底!”

“汪精病。”

躺在贾德卡旁边的牙牙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这位之前受了重伤的少女浑身绑满了魔纹绷带,正躺在一张宛若双人床似的担架上打着瞌睡,她之前被塞尔盖打碎了将近一半的骨头,而且还被大面积震伤了五脏六腑,伤势比被墨治好的那位朵拉希卡都严重,换做寻常人早就不知道死掉多少次了,如果不是达里安下了死命令,迪塞尔家族的不少治疗者都打算放弃治疗了,结果这姑娘竟然还真就硬生生地挺过了危险期,然后就一直昏睡到了现在,还不是那种老老实实的昏迷,没事儿还能说两句梦话。

“牙牙没事吧?”

墨檀选择性地无视了‘某个倒霉蛋因为背不起伏地龙而惨遭骑士团淘汰’的话题,担心地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牙牙。

贾德卡微微颔首:“还行,就是一直昏迷,不哭不闹不吵不叫,就是饿了的话会咬枕头。”

“牙牙姑娘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达里安拍了拍墨檀的肩膀,补充道:“骨头都已经接好了,内脏也没什么大问题,虽然还需要一段时间的修养,但按理说她早就应该醒来了,只是……”

“应该是她动用了某种能力的后遗症,之后只能看牙牙自己能恢复到什么程度了,无论如何……”

墨檀轻叹了口气,对达里安行了一礼:“谢谢您,达里安先生。”

“可别介,你们是大爷爷的朋友,还帮了迪塞尔家族一个大忙,我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您太夸张了。”

“不夸张不夸张,拔剑吧。”

“哈?”

“复健训练啊。”

“呃……”

“没事没事,今天我会收着点儿力的。”

“您前天就是这么说的……”